新闻内页栏目上方顶部通栏广告位news1_01_1000X60
新闻内页栏目上方顶部半通栏广告位news1_11_498X60
新闻内页栏目上方顶部半通栏广告位news1_12_498X60


狗子啊,奔袭千里只为遛你

发布时间:2018-11-30责任编辑:小顾来源:商家稿件
  凯撒,一只十个月大、被二度遗弃的三手金毛狗子。到了我们家,成功地把我从排位榜上挤出了三甲。
 
  九月,耽误了两个多月的外出采风计划必须要履行了,冀蒙边境的坝上一直是我和爱人欣欣向往的圣地之一,前些日,一部《最美的青春》又把塞罕坝的美景再度展现眼前,点燃了我心里最后一根向往策马奔腾的信子。
 
  如今,凯撒入主一月余,俨然不可分离的家庭成员了。狗子,是必须要带着了。
  和以往出行不同,凯撒的加入,一切衣食住行都变了。任性,是我们一家人的共性,抛开攻略,说走路走。凯撒熟练地跳上后座,望着窗外缓缓加速略过的风景,它不知道,经历二度遗弃又重获关爱的狗生,许多精彩的故事,才刚刚拉开序幕……
  一路北上,从天津花半日抵达承德。避暑山庄自然是必去的,四爷的瓷器乾隆的钟,荷塘垂柳后宫的闺房,黑梁红柱百年的松柏,记载着满清的繁盛与苍凉。
 
  不过这里不想多做缀笔,关于避暑山庄,再多的文字也不及亲临其境来的直接真切。下面要写的,是凯撒邂逅的小爱情。
  浅草堂,一座刚开业不久的民宿,位于避暑山庄东侧不远处的喇嘛寺村大稿国际艺术区。这里有充满当代设计感的庭院与草坪,还有,一只叫大壮的金毛,性别,女。
  初识大壮,她被关在一个狗狗小木屋里,她嗅到了凯撒的到来,露出小爪子迫不及待的挠着木门,而凯撒也凭着气味拿到了第一手资料,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。当晚,双方彻夜难眠。
 
  第二天清晨,阳光翻过山丘,照进了草堂的庭院。大壮重获自由了,凯撒主动上前招呼可爱的小萝莉,院子里两只金毛追逐嬉戏,如影随形,大壮领着凯撒一一介绍院子里可以玩耍的场所,原本顽皮无脑的凯撒在小姑娘面前竟也显得稳重起来。画面甚是温馨。身为铲屎管的我自然也不能给自家狗子丢面儿,拿出狗粮来款待这位小姑娘。
 
  正在长身体的大壮狗如其名,饭量不小,凯撒就像大哥哥一样安静地看着大壮吃光了他食盒里的狗粮,而大壮意犹未尽,吃光了盒子里的,竟叼着食盒来找我,“本姑凉木有吃饱,要求加饭!”
 
  欢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游完避暑山庄,我们也要往草原出发了,离别时的伤感或许只是人类的情绪,大壮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小木屋里,凯撒则在门口留了一泡相思臭。
  午后赶路,由于国道限速,一路缓行,眼看临近傍晚,我们只能在半路寻一处农家留宿,牌楼村,G111路旁的绿森庄园农家院。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沿途厚厚的云层,安顿下来,凯撒陪着我画了一幅写生。
  是夜,大概是已经临近草原的原因吧,夜如黑幕,漫天星辰,肉眼所见,清清楚楚,银河仿若近在咫尺,伸手就能够到。
 
  次日凌晨,天还蒙蒙亮,我们已经在路上。
  晌午,御克线上晨雾渐起,阳光稀薄,远处的白桦剪影一般贴在朦胧的白布景上,经过塞罕坝风景区,平顺的路边和风景一样,骨子里都透着舒畅,匆匆的密林让你无以想象这里曾经是一片荒凉。
  驶出塞罕坝地界,笔直的公路一望无尽,似乎要通往天边去了,而前方,就是克什克腾旗,乌兰布统。地图上,内蒙是一个狭长的形状,不亲临,无法想象它有多么的大。过了乌兰布统的入口,一个个方形的草堆,老老实实规规整整地躺在草原上,像是草原的守望者,有趣而神秘。后来才知道,临近冬季,牧人们都要割草储存牛马的冬粮,有一种拖拉机,后面载着数个像武侠电影里才有的圆锯子,锯子们把草割下,而后,牧人们自行收集起来,或者把它们变成方方的草垛——这是另外一种神奇的机器,像收割机一样,前面吃下杂草,后面拉出方草垛来。
  我们下榻在经乌线旁小红山的福临门酒家,时值草原渐冷的深秋,旅游的淡季——啊,我们总是在淡季溜出来——蒙古包们关张了,虽然有点遗憾,不过福临门的老板还是拿出了纯正的内蒙烤羊腿热情地款待了我们。可惜我外出画画,没有拍到老板亲自烤制羊腿的图片,待到回到住处,羊腿已经烤好,烤焦的外皮滋滋地冒着羊油,肉质鲜嫩,只需撒一点椒盐,满嘴的肉香就已经能够把你的灵魂放飞在草原里了。
 
  由于这里靠近北京,并不是内蒙的腹地,居住的大都还是汉族。旅游与影视业的发展,也给周边带来了许多商机,自然景观与影视基地、跑马场无缝连接,驱车在平整的马路上,随处可见惬意的牛马和孤独的白桦树懒洋洋地点缀着苍茫的草原。
  初到草原,骑马自然是要的。恰好酒家老板的儿子同别人一起经营溜马的生意,拽着马鞍,踩着马镫,翻身上马——当然,我是要人扶上去的。骑在马背上,两只脚得好好地对准马镫,踩稳,我两手紧抓着马鞍上的把手,养马人骑着一匹马,抓着我的这匹马的缰绳,慢慢加速,我这才知道骑马并不是一件容易掌握的事情,马匹稍微跑动几步,我就跟着颠起来了,越紧张,屁股和马背颠簸的越厉害,“上身放松,微微靠前,脚踩稳夹紧!”马儿跑起来真的很难控制,两匹马很近,时不时还贴在一起,我拼命保持住自己的重心,生怕一歪身,我就这么飞出去了。
 
  马儿在草原上溜了一大圈,返程的时候,我大概找到了一点感觉,身体和马渐渐找到了统一的节奏,紧张暂缓,我开始能听到马的喘息和风划过耳畔的声音。
  凯撒在干啥呢?
 
  他找到了草原的宝藏!
 
 
  看惯了城市风景的凯撒,从未见过这么宽阔无遮挡的视野,这是多么大的小区绿化带啊!眼前这片广袤的黄绿色,让他想起了家乡蓝色的大海……凯撒甚至有点懵圈,有点怯生生。因为草原的风里,吹来了一股别样的味道。
 
 
  这是某些大东西的汗腺与排泄物的味道。
 
 
  凯撒害怕了。因为这股味道里夹杂的讯息告诉他,在这些大生物面前,凯撒只是一只渺小的狗子。可是,他怎么能畏惧呢?畏惧没了,变成了好奇,变成了艳羡。凯撒开始奔跑起来,他彻底陶醉了。
 
 
  从马儿上下来的我紧跟着凯撒奔跑,看着他越跑越快,自由的要飞起来。他贪婪地嗅着每一棵草苗,每一寸土壤,这是他平生从未有过的体验,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兴奋。
 
 
  凯撒忘情地奔跑,慢慢的,他不满足于奔跑了,凯撒开始滚草……然后……他开始滚屎蛋……
 
 
  牛粪马粪的味道实在是太强大了,他要用这些味道来武装自己,也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。他欢快地跑过来,沾着满身的粪便,扑向了我……
  在一个草原的阴雨天,我们离开了乌兰布统。
 
 
  雨天里,植被和泥土的味道混杂在一起,凯撒把鼻子凑近了车窗的缝隙陶醉着,我想,这一趟短暂的旅程,凯撒的狗生从此不再平凡。
  归程,御克线转301省道,沿着小滦河一路南行,经过干沟口,我们任性地转了个弯,过了一座小石桥,道路变得狭窄,两旁绿树丛丛,离开了热闹的省道,眼前的这条小路,格外宁静惬意,而小滦河,就在路边流淌,这,就是著名的523县道——沿河曲折蜿蜒,村庄、远山、绿树、河畔,相继映入眼帘,牛马依稀可见,我们走走停停,忘却了时间……
  一路颠簸,凯撒傻傻地跟着我们往返了一千多公里,作为我们新的家庭成员,他的狗生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在家乡青岛,他是一只在大海里畅游的狗子,在草原,我笑称他是一只“草原的雏鹰”。我们下次的出行计划近在眼前,期待凯撒新的故事……
  他的上一篇游记讲了让人垂涎三尺的潮汕,来回味下。
 
  以上自驾旅行故事,来自“村夫”
  一个100%由COUNTRYMAN车主原创的
  周末旅行故事平台。
品 牌
*
车  型
*
商 家
联系人
*
联系电话
*
验证码
*
参加团购
二手车置换
新闻内页右侧广告位news2_11_300X300

热门车型

关闭